咕咕咕咕岛

我的一个暴躁室友(1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迟早是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糖禁止食用:





*这章剧情还是很重要,被屏到没脾气





隔壁寝室那哥们说要给我介绍对象,我怀疑他脑子里长了个碗大的肿瘤,急需救治。




这事儿向来水到渠成最自然,强扭的瓜不甜,而且一般情况下你还扭不动。




我和他说:“你知道我又不热衷脱单这件事,没对象对我有什么影响吗?”




没有。




那哥们固执地要我去奶茶店见一个姑娘,说那姑娘人性格可好,长得不错,身材也好,反正没什么不好的。




我很惊讶:“你这样经过人姑娘同意了么你就在这儿搭桥?”




他笑嘻嘻的:“实不相瞒,是那姑娘让我联系的你。”




我默默掏出手机看了看我颓废但依旧帅气的脸庞,暗叹自己人格魅力真他妈大。




那天我还是去了,不能让人姑娘等,坐着聊了会儿外边开始下雨,我想起自己没带伞,那姑娘也没带,我俩特尴尬地被困在奶茶店。




我走的时候提了一句去喝奶茶,也不知道室友有没有注意,不过雨这么大他应该也不愿意跑出来给我送伞,特别要是知道我其实是出来约会的话。




那姑娘确实挺好的,脾气很好,经常就是笑着,看着特别可爱,而且很会说话,从来不会把话题带到爪哇岛去。




她在和我吐槽食堂的饭菜如何如何,介绍了周边几家不错的小店,我开玩笑说要拿手机记着,结果让我看到室友给我发的消息。




发了好几条,从一个小时前,但我一直没看手机。




室友【18:01】:你他妈滚哪儿去了要下雨了赶紧回




室友【18:26】:你伞也不带别淋雨回来又进医院




室友【18:27】:感冒了抽死你




室友【18:55】:爹出来吃饭了给你带了伞,你他妈再不回老子消息等着挨揍




室友【19:26】:你死了吗还不回消息




我突然收声,姑娘好奇地看着我,我皱皱眉去看窗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奶茶店外面有一个小小的棚子,下面放着几张桌椅,室友坐在一把椅子上抽烟。




窗玻璃上有小水珠,一颗连着一颗往下滑,看起来好像是它在流泪。隔了一层雨幕,室友躺坐在椅子上,一只脚蹬着桌子下边的架子,右手夹着烟不急不缓地吸着。




我跑了一段路,边拍着身上的水边和他说:“你来了怎么不联系我?”




“发短信你会看吗?”




“打电话啊。”




室友把烟掐灭在桌面上,可怜的烟头被撅弯了腰。




“伞,又他妈要老子给你送。”他指了指桌子上的伞,“你回去还是怎么?”




“送人家姑娘,过会儿回。”




“行。”




他笑了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时候要笑,他的笑点我一直觉得很迷。我本来很期待他笑的,现在也不怎么期待了。




“你回吧,外边儿冷。”我看他并不准备走,甚至又开始摸烟盒,一把按住他的手,“少抽两根会死啊你,一身烟味儿,你看哪个姑娘会喜欢你。”




“老子抽根烟你他妈还瞎几把bb,我要她们喜欢我了吗?还真是稀奇了,什么人要老子去讨好。”




“行行行,”我把他放旁边的伞递给他,“回去睡觉吧你,看你黑眼圈重的,说了晚上少打游戏。”




他起身拿着伞走了,我忘记问他怎么找到我的了。




学校里不止这一家奶茶店,从食堂那边过来好几家,总不能是他一家一家找过来的吧,他有这个耐心吗他。




我把姑娘送回了寝室,踩着深深浅浅的水坑去食堂吃饭,然后又踩着深深浅浅的水坑回宿舍。




室友爬上床睡了,我关门的时候他在上铺翻了翻身。




刚刚关门,旁边宿舍那哥们突然来敲门,站在门外打听情况怎么样。有什么情况,能怎么样,这姑娘挺好的,我挑不出什么毛病。




“成了?”他问。




我想了想:“再看。”




我挑不出什么毛病,但也说不上什么喜欢。




这真的很神奇吧。我找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因为这姑娘真的不错,从外表到修养各个方面来看,性格也很温和,我觉得没什么人会不喜欢,但仅限于欣赏,和这样的人做朋友会很愉快,再进一步就很难说了。




“她挺喜欢你的。”那哥们想了想,“我也不是喜欢干这事儿,只是吧,觉得你们在一起挺配的,成不了也可以做朋友,别太严肃。”




我点点头,感谢了他,又关上门。




“你为什么和前任分手?”室友突然出声,他还没睡着,或者被我吵醒了。




“异地恋,长久不了。”我又想起那天喝到进医院那件事,“后来发现不喜欢了就分了。”




他不说话了,我想起刚刚加了那姑娘的联系方式,便敲了一行字:我还真挺喜欢你的,有空再一起聊聊




那姑娘也是真的很聪明,立马回了我:做朋友也挺好,看得出来你不是很想和我谈恋爱




我关了手机去洗澡,在浴室待的有点久,室友来敲门。




“快了,”我说,“等我穿个衣服。”




室友靠着墙低头玩手机,我擦着头发出来差点撞他身上,吓了一跳。




“怎么了?”我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站这儿干嘛,你不是睡了吗?”




“睡不着。”他说,“上个厕所。”




等他出来,我正吹完头发,我从书柜上挑了一本《小王子》翻开:“躺着,听爸爸给你讲童话故事。”




室友爬上床躺着,难得他这么配合,我也认真给他讲起故事来:“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在一本描写原始森林的名叫……”




“他为什么喜欢那支玫瑰?”




“……我还没讲到那里来。”




“这个世界上玫瑰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那朵?”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举了个例子:“这个世界上人这么多,为什么你偏偏只对那一个人心动呢,还不是因为缘分。但有时候……”




他不耐烦道:“我知道了,你滚去睡吧。”




“你睡着了?”




“睡着了。”




“……”




这他妈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日益长进。




熄灯了,寝室陷入一片黑暗。




我还坐在椅子上,窗外照进来一点光,我在抽屉里翻了翻,找出好久不碰的烟盒和打火机,确实是很久没碰这东西了,打火机都不好使了,打半天就迸出来几个火星子。




好不容易点上了,我吸了一口,差点没把我呛死。




我之前就很喜欢性格温和的,我前女友大概就是那一类,不怎么说脏话,乖乖巧巧的。现在?现在喜欢什么我也不知道,好像已经对恋爱失去了兴趣,我觉得如果要把我的时间分给另一个人会很麻烦。





TBC.





随机掉落双11小彩蛋




室友日记





12日,暴风雨




天气可能没那么糟糕,但我心情就是这么糟糕。




今天下午他又不带伞出门了,我发消息这孙子也不回,打游戏老失误,我骂了几句就退了,拿着伞去找人。




要之前谁他妈和我说我会一家一家奶茶店搜人我觉得他脑子有病并且想揍他一顿,没想到我也有真香这天。




他跟一个姑娘在聊天,我坐在外面棚子里抽烟。我发现我有点烟瘾,这不好,他好像是不怎么喜欢这个东西的。




其实我也没想什么,脑子里很空,反应过来的时候半边身子被飘进来的雨水打湿了,我穿的黑色看不大出来,正想换个位置他就跑过来了。




我特烦这种下雨天,黏黏糊糊的。




他跟我说早点回去睡觉,让我少抽点烟。我就说吧,他不喜欢这玩意儿。不过他还说没什么人喜欢我,我就这脾气,不喜欢又怎么了。




我原本想告诉他的,但不应该用这个去锁住他。




这个世界上玫瑰那么多,小王子偏偏只要那一朵。




他在抽烟,他很少抽烟。外边照进来一束光正好笼在他身上,他蜷在椅子上蹲着,背影看着有点孤,特别是打火机点燃烟头那一刻照亮的脸,很冷淡。




如果他是我男朋友,我现在就下去给他把烟抢了。




迟早是的。





我的一个暴躁室友(随机掉落小番外1)

卧槽卧槽卧槽

白糖禁止食用:




*耳钉



室友经常只带一边耳钉,左边,很酷,一闪一闪亮晶晶。


但其实他打了两边耳洞。


就在我嘀咕了一句“挺好看但不知道疼不疼”之后室友直接把我往路边一家店里塞,指着我对里面的美女店长说:“他,打耳洞。”


我: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乱说!


虽然很怂,但是我有点怕疼,小时候怕打针,长大了也不想打耳洞。我还没来得及为我自己说什么,室友已经以按年猪的方式把我按椅子上,店长动作飞快地给我耳朵擦了酒精打了个点。


“您看这里可以吗?”


室友:“下面一点,好。”


我:“……”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其实当时也没多大感觉,打完有点不适应,过了会儿开始疼了,跟白酒后劲儿似的,疼得我一抽一抽的,吃个章鱼小丸子都困难,嘴巴一动就扯到耳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发了个朋友圈:刚刚打了耳洞,现在好他妈的疼[微笑]


评论好多和我说,打耳洞疼不疼和体质有关,我觉得我可能属于“打耳洞特别疼体质”。


后来好不容易消停一点了,睡着睡着我又作死碰了碰,晚上疼到三点多,直犯恶心。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


室友烦了:“你他妈挺尸会不会?”


我:“……好疼啊。”


室友沉默了会儿,难得说话没带脏:“疼就对了,你要记住。”


当时我没搞清楚他那句话什么意思,只当他又习惯嘲讽我怕疼。后来过了很久很久,直到某一天他把自己左耳经常戴的那粒耳钉的另一半戴到我右耳上时我才明白。


他的意思是,你要记得我让你这样疼过,这样夜不能寐,这样辗转反侧。


爱要足够深刻才鲜活。



画了不像的拢龙
他真好啊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
能遇到他然后成为小笼包真的太好了
哥哥要一直开心快乐健康幸福鸭

摸个黑妞儿
我是个帕金森
【算是画的照片?】